您的位置:首页

兵城红都杯“走进塔里木 爱上阿拉尔”全国诗歌大赛投票开启(第4期)

兵城红都杯“走进塔里木 爱上阿拉尔”全国诗歌大赛自3月5日发布征稿启事以来,受到全国各地诗歌爱好者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截止日前,共收到参赛作品140余首(章)。

主办方组织专家评委,对3月15日前的投稿作品进行了初评,共评出进入终评的诗人21人,将分批次在“文艺红都”微信公众号和第xpj9新葡京阿拉尔市政务网进行专题推介,并面向全国发起网络投票。

为保证公平公正公开,本次网络投票,采取两个渠道同时投票,累计得票为总得分票数,网络投票占终评分值的30%。网络投票有效期7天。

投票渠道1:http://www.91ypgy.com/

投票渠道2:微信搜索关注“文艺红都”,阅读推文为您喜欢的诗人投上宝贵的一票。

  阿拉尔之歌(组诗)  

|沈秋伟  

60后,浙江湖州人,职业警察,全国公安文联诗歌分会副会长(副主席),现供职于浙江省公安厅。曾出版诗歌集《秋水南浔》《秋浦之歌》《沈秋伟诗选》,散文随笔集《巡更者呓语》。曾获第二届中国公安诗歌贡献奖,第三届海燕诗歌奖。

塔里木家的掌上明珠 

那一年,塔里木家喜得千金

阿拉尔下凡人间

疆南疆北额手相庆

胡杨红柳们喜形于色

塔里木河水奔走相告

天山护驾,兢兢业业

 

她是水的女儿,沙的公主

塔里木家的掌上明珠

她有水的奔放

又有沙的逦迤

她笑得明媚

在屯垦人梦里播撒春光

 

今天,我慕名而来

小心叩开沙漠之门

她赠我以盈盈笑意

我必须掏出心中柳笛

为她吹响逶迤绵延的心曲 

笑的漩涡 

阿克苏河,和田河,叶尔羌河

商量好了在此聚会

出乎她们意料

塔里木盆地演进史

从此发生重大改变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何况三千万爱的沧浪水啊

她们欢聚于阿拉尔

终于酿成一个完美的笑的漩涡

惊艳人间

 

阿拉尔啊,阿拉尔

你多么幸运

集万般宠爱于一身

今夜,你能否用花一样的涟漪

置换掉我胸中一点点苍凉 

致老相识塔克拉玛干 

塔克拉玛干

我的旧情人,老相好

在地质学课本里

我曾骑着竹马来看你

你和羞避走

还未来得及嗅下青梅

哪知一阵精神的沙尘暴

使我们一拍两散

 

现在我们都老了

我头发斑白,心装悲悯

你的聚宝盆里

堆满了记忆的金沙

它们列队组成小小山丘

驮走过我的理想

也带走了我诗的澎湃

 

谁知道,我却老不正经

偏偏又爱上了你的女儿阿拉尔

原谅我吧,老情人

谁让我们的青春

曾经积蓄过那么多

无所安顿的奔放

359旅传奇

神仙伟力让我敬仰

他们形态生动,个性张扬

啸聚于此。看呢

天山张开了臂膀

帕米尔矜持微笑

喀喇昆仑探出了好奇的身姿

昆仑山与阿尔金山手牵着手来

 

但我更折服于359旅这场传奇

力敌众神,披肝沥胆

技压诸仙,惊世骇俗

用一把坎土曼让荒漠变成粮仓

挥一把镐头将无人区打扮成盛世繁华

屯垦人的杰作惊了天地

泣了鬼神,也让

美国人马克南自负的预言

无地自容,只能

偷偷吞回美利坚的肚中

给远戍的朋友

远戍者必装一颗诗心

他夜奔天山

去追唐时明月

却不知谁吹响了羌笛的幽咽

 

他策马引弓奔袭边关

想与岑参王昌龄诸友会师

却迎面遇到一川碎石大如斗

万里寒光白茫茫一片

他的诗里长出了惊风草

 

西风卷地的夜里

他一定悄悄梦回过江南

与烟雨复诉过衷肠

此刻,重新披上战袍

他知道他有自己的宿命——

他就是危崖上

独与天地往来的那只雄鹰

  阿拉尔风物志(组诗)  

/默风 

魏银龙,笔名默风,喜欢画画,写作,设计,收藏。绘制了《狂野森林》《深海历险》《逃离魔幻际》《小莫尼的梦幻奇遇》等儿童文学插画。著有诗集《悠长的忧郁》,散文集《像时光一样柔软》。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学员。

序曲:塔河志

不远处的大桥上

仍有车辆闪着方向灯驶过。我身后的塔河

像一个独自熟睡的家伙

 

我不会喊醒它,也不会因喧杂散尽之后

就怀疑它的本性。在这之前

已有更多人影冲在我前面,绽放在这片苦涩的大地上

 

人世那么冷。它依然高昂向沙漠之心挺进

为一个不竭信念

默默在时间的枪口,做一个伟大的靶

多少次奔腾,多少次被迫拐弯

多少次期待一个村庄或一个人,激流其中

在这辽阔的寂静和怀旧的记忆里

折叠着不曾断裂的声音,无奈生活对世界的宽恕

 

十六团,托喀依乡,阿拉尔,十三团

塔里木乡。沿途的村庄和城市,像另一些熟睡的家伙

这些不可复制的命运,会一直繁衍下去

我越来越相信,我的身体里就藏着一条河流

一些人死去,一些人活着

就是为了在下一个金黄的秋天,收获果香

收获在贫瘠土地上开出的“玫瑰”,以及孤独的完整

 

此刻,夜不断加深黑的秘密

在我内心深处,这种情愫亦如塔河

只能是神秘的大和深,就像敬畏一个神


天亮之前,我不会醒来

天亮之前,塔河依然抖擞 

第一乐章:风语之歌 

折叠野性。一年四季的风

吹来吹去,从西到东,从北到南

无处遁形。有时,从体内取出一小片孤独的爱

也会被风快速风干

那虚无的真,像完成了自我救赎

 

在阿拉尔,你向低处走去

风在变软。你在一抹夕阳里驻足,风也驻足

此刻,点燃一支烟

那温暖金黄的光亮,会让空白的大脑

闪出一串词缀:恒古河流,前世鸟鸣,铮铮骸骨

作为一个行吟者,这些年

他早已习惯奔波和抹黑赶路,在沉寂边缘

和风语之间穿行

 

万物在窥视。一粒沙的裂变,或一阵风的酝酿

都是在制造孤独的分泌物

这没有什么不好

面对六千多平方公里土地沉睡的风

他是风暴中心,亦是最平静的部分

永不会被黑暗吞没 

第二乐章:植物之迷

在印象蓝泊湾生态园,我一一辨认

它们,苏铁,佛肚竹,香蕉树,兰花,五色苋

这些来自热带或亚热带的植物

携带各自的命数,在沙漠腹地扎根

 

鸟语迎瑞,繁花盛开

雾气缭绕着生态园,温润着四季之美

一串红,甘蓝,木槿

争相斗艳,只是便寻不见——沙漠玫瑰

 

想来,沙漠玫瑰已永恒大漠

化为一缕沙,或一阵风

加印于古生物,藻类和植物的生辰

加持于地球演变的日常。千百年来,它一直

在等待裂变,生长,衰老,结晶

等着承接

一代延续一代的风雨

慢慢变成旧风物的一帧

 

寻根觅源,一株沙漠仙人球与之相近

它隐于一角,针刺尖锐

却穿透了历史土灰色的的屏障,成为

沙漠标本之幸。已多年 

第三乐章:胡杨之魂

这块土地上,有过一片秘密森林

镶嵌在西域的眸子里

它们重生,死亡

死亡,重生,重复着相同的命运

 

是的,它们曾经

把自己的叶子举在天上,高傲地仰着头

如今,腐朽,干枯,树皮松动

那份细语缠绵也不了了之

似梦非梦。你看它们身上布满了蜘蛛网

那么寂静

就像蜘蛛记住的那些夜晚 

第四乐章:愤怒之白

和往常一样,跟露水早起

它带给我希冀,带给我最拙朴的印记

 

在那白与白之间,我俯下身子

就像跨过一道鸿沟

有时,对世界不解时

便会陷入精神肉体和自然塑造的规则之中

 

我们所爱的,要寄托的

此刻,正如这些白。那动人的愤怒

和大雪般的洁净,在溢出的秋意中

会重新将你的灵魂安置

空气静默,田野芬芳

它目睹了一个人缓慢长大的过程

 

那时他羞怯,执迷于一片空旷的孤独

一片白的身世

  地窝子:嵌入阿拉尔大地之下的坚守与信仰  

|祝宝玉

1986年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有作品发表在《诗刊》《诗选刊》《骏马》《星星》《作品》《扬子江》《青春》《散文诗》等期刊。

(一)写到边陲,沙漠,戈壁,星空

写到站岗的战士,凛冽的寒风吹透身体

写到一种挣脱,也写到一种回归

从坚硬的信仰里取出热烈的火焰,照耀内心的孤独

解开铁打的死结,写到无数条崭新的阐释

写到抵达的脚步,希望的微光

写到地窝子,写到大地上固定的身影

茫茫的苍穹下,耸立的标杆,伟岸高于现实的象征

写到浩瀚,无垠,缓慢转动的广角

对焦大地之下的坚守

写到伟大的创造,从无到有,从零星到完整

从荒无人烟到生机勃勃

写到真的热爱,热爱这片祖国的土地,热爱曾经的地窝子

现在,我们的自豪和骄傲皆出于此

哦,那一刻

“星空璀璨,躺在安宁的地窝子里,我是祖国的婴儿”

(二)嵌入祖国边陲线上的精神高峰 

阿拉尔,地窝子,在岁月的厄境里标识光芒的坐标

大地风雨,考验着身体的安逸

它足够空旷,也足够辽远,身体的骏马奔驰理想的云海

是的,来到这里的每一名战士

都是祖国忠诚的儿女

我要以地窝子的名义给他们重新命名——英雄

战天斗地的英雄,手握铁镐和钢枪,那是金属的密码

护持着祖国的安定与和平

哦,把疲惫的身体交给地窝子,安慰内心的慌乱

在艰苦的劳动过程中,不仅仅磨练身体

也让信仰更加成熟,坚定

你看,父辈们的眼眸多么明澈,他们已经在心灵的蓝图上

筹建起盛世的欣欣向荣

(三)沙漠戈壁上回响着高亢的誓言 

我听到,来自五湖四海的腔调

沿着祖国的小径和大道,举着梦想的星宇,来到这里

红旗猎猎,高高飘扬

我听到,他们无怨无悔的表白,向祖国,向母亲

写给家乡的信笺上,印着他们芬芳的初心

不惧怕狂风暴雨,也不惧怕寂寞孤独

与祖国在一起,他们具备无垠的信心和勇气

我听到虫豸的呢喃,地窝子里无比安详

在梦里,在数十载的坚守里

在胜利的欢呼声里,在彼此的凝视里,他们是一束束光

是重叠的感叹号,是砖石

建构着祖国的战斗堡垒。当他们站在暮年里回首

那么地专注,对地窝子一往情深

(四)怎么会有苦恼呢?

没有。在地窝子里的日日夜夜,始终心怀感激

微笑着面对每一个朝日

这是无敌的浪漫主义,乐观主义。他们活在祖国的荣光里

天空蔚蓝,河流奔腾

他们具备了打开世界的另一种方式

爱的火光,照亮内心的秘密

当然,他们对祖国是坦白的,胸怀敞亮,清澈而又醇洌

他们紧跟着前进的旗帜

脚步从未退缩,浩荡的脚音汇成雷霆的浪涌

在这里,他们一起穿过血色的黄昏

在这里,在泛黄的历史影像里

艰苦卓绝和誓死奋斗不需要修饰语,也不需要累赘的解说

他们是那么直白,单纯

他们是我正处于热恋中的父辈

(五)背影也是虔诚的 

一轮朝日正缓缓升起。从地窝子里苏醒的人们

将开启新的战斗,与这片荒凉的土地,战斗

如果需要铭刻,那么必须调整出全新的方向和角度

对着那张坚毅的脸庞

瞬间,让我想起我可敬的父亲

他的一生写满了我所探求的一切可能,我积累了一本书的辞藻

用来诠释他远征的步履

那是不禁令人肃然起敬的背影

头顶之上斗转星移,纵然我用宏大的篇幅,也写不尽

写不完,阿拉尔的豪迈奇绝

写不完,他们生命的壮丽雄阔

他们的表达总是那么含蓄,他们克制着语言里的美学倾向

当我躺进他们曾经睡过的地窝子,渐渐进入梦乡

那无数种设想全部得到了印证

一颗心完成了漫长的迁徙,停泊在这里,祖国需要的地方

  风——红都密语  

|宋仙云 

云南省保山市人。

葡萄藏在火焰里,绿色的火焰在空中翻动。一望无际的葡萄园,展开写满蜜语甜言的情书,爱情瞬间塌陷。绿葡萄,紫葡萄亮出了它们引人入胜的技法,在翻卷的火焰里,将我彻底征服。在红都,仙女施展了百变的法术,每一个路口都站着样貌相同的巫师。

一阵渺渺茫茫的风吹过,月亮像一张纸片,晃晃荡荡,将写下的绝妙好诗,一一藏于葡萄的藤蔓上和叶片下,让我痴迷于葡萄的绿和紫——绿色的鲜嫩,水灵;紫色的成熟,高贵。海上升明月,日暖玉生烟。白昼的阳光消隐,所有的光亮全部汇聚于夜晚闪烁的葡萄之上,像一串串晶莹的梦,环佩一般叮叮当当,响在尘世最后的净土。

只有你我能读懂葡萄的密语。密语形式各异,而唯一的内容都是燃烧的火焰,它们在你我的心上,狂野如风。

愤怒的葡萄在我们相识之前就已经消失,现在只剩下甜蜜的葡萄,等待风霜满面,饥渴交加的羁旅者尽情品味;月白风清,海浪般荡漾的诗情画意弥漫于记忆之岛,将其包裹成透明的玛瑙,定格幸福。

树欲静,风不止。红都在你到来之时静美如你的笑靥,在你离去之时躁动如疯狂的海啸。叮当作响的葡萄,以尖利的玻璃之声,全部扎进我的念想之中,瞬间隐身。我左顾右盼,无法找到它们的影子。月光在此时突然明亮,偌大的葡萄园宁静如波澜不惊的大海,也仿佛你光洁无比的肌肤,展示出一种无以伦比的美,任人思绪飞扬。沙漠在远处的月光里沉睡,唯美的葡萄成为念想里宝石一样透明的大漠。转角,我绕着那一粒粒巨大无朋的葡萄,默念我们互相定下的密语。绿葡萄,紫葡萄,我一串串采下,搁置于我名字里那一横一竖的窗棱上,等待你夜晚悄悄到来时那一缕缕幽幽的发香。

  阿拉尔的朝阳(外三首)  

|徐捷
1964年生,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海内外多种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获得《诗刊》社2019年全国乡村诗歌征集一等奖等多种奖项。研究馆员职称。
着时,你却永远

在我梦中醒着!阿拉尔的朝阳

我在塔里木河畔踱步或小跑

一把抓住的空气就是透亮的金子

 

我想到一点赞美。那个

在屯垦文化公园锤炼假声的人

其实并不会歌唱。真实的嗓音

需要敞开高八音的胸腔

 

你使种子迸裂,使英雄诞生

你的光芒给思想以尊严,给热爱

以疼痛的理由;你真理般的面容

让多少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塔里木:一个时代的乡愁

 

如今在河边,不再想起彼岸

也不再想起昨天的捣衣女人

是不是我的屯垦母亲

河的腰肢上,有我一生的迷恋


河近在眼前,又渐渐遥远

无人垂钓的岸,像大山的臂弯

更纯洁,更强有力

把泥土无限地推动下去

 

没有大桥,船帆和泡沫

水的肌肤多么真切,像一种痛感!

我们沿着血液和泪水飞翔

 

去追赶河流,但往往追赶不上

 

地窝子

 

昨天的大火烧掉了黑夜

地平线的草都长到了天上

野草,长在哪里不是长

还常长在人心上,掩盖

那些过于尖锐的石头和

阿拉尔心潮难平的梦想

一场大雪会把天地抚平

让日出怒放精神的强大光芒

然而,我还是更爱黄昏

更爱黄昏的生活气息

在xpj9新葡京白手起家的地窝子

用野草编织它巨大的巢

让鸟住进去,让人住进去

让爱,激情和使命感

住进这个有淡淡苦涩味的

柔软而温暖的窝里

 

窝里,有我们微不足道的

不忘初心

 

我爱你,新疆

——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我骄傲,我是一名中共党员

和高高的红柳一起在新疆行走

做着向日葵的金色美梦

红辣椒晾晒在戈壁滩上

仿佛永远吟诵不完的杰出诗篇

而河流在大地上绘画

石河子的棉花——记住

那五彩的棉花并非只有白色一种

让温暖如此绚烂,堪比彩虹

 

在天池,我企图大声朗诵天山

却被无边的寂静悄然阻止

抚摸着手掌发呆良久,凝神谛听

内心的回声和天意巧合

那些对接天空的群峰

远离尘世又不乏对现实的关怀

以一只鹰的斜飞和盘旋

表达神的存在及人的诉求

通过博格达,完成伟大的统一

 

慕士塔格峰,冰山之父

在天际线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准备了多少跋涉的英雄泪?

胡杨林与万物一样生长

也与万物一样慢慢老去和消亡

多少生死在这里赋有直观的神性

野马群,野驴群,还有

翼展两米的金雕捕猎

西北的辽阔容纳了丰富的心灵

 

我骄傲,我是一名中共党员

走过“绿色岛屿”阿拉尔

和伊犁河谷:塞上江南

都是中国梦的最高奖赏

仰望星辰如斗,我一再告诫自己

要摒弃诗歌的胡思乱想

真理固然不易求证;生活之路

亦曲折漫长,但热情永在

我爱你,新疆!

  • 沈秋伟《阿拉尔之歌(组诗)》
  • 默风《阿拉尔风物志(组诗)》
  • 祝宝玉《地窝子:嵌入阿拉尔大地之下的坚守与信仰》
  • 宋仙云《风——红都密语》
  • 徐捷《阿拉尔的朝阳(外三首)》
验证码:
 
Baidu